记者美墨边境探访:特朗普高墙挡不住火爆边贸

发布时间:2017/07/19  阅读: 



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加州段,高达6米的边境墙建起多年。图为美国一侧一辆车驶过边境墙。新华网发 辛北摄

新华网卡莱克西科(美国加州)5月19日电(辛北)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期间和上任后屡次提及的修建美国墨西哥边境高墙如今进展如何?一堵高墙是否可以阻隔美国和墨西哥间的人员商贸往来?美国边贸现状是怎样的?带着这些疑问,新华网记者走访美墨边境地区,一探究竟。


造墙成本高 推进困难

美国国土安全部先前一份内部报告显示,新建边境隔离墙耗时将超过3年,花费可能高达216亿美元(约1485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大大超出特朗普竞选期间的成本估算,即120亿美元(825.3亿元人民币)。白宫发言人说,现在仍在寻求造墙资金的解决方案,但不会放弃最终由墨西哥买单的努力。

为避免美国政府重蹈2013年由于两党未能就新财年预算达成共识而被迫“关门”的窘境,5月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4日通过一份1.1万亿美元的拨款法案,可以支持联邦政府运行至9月30日(即2017财年结束)。

根据该法案,美国新增军费和加强边境安保的费用分别为150亿美元和15亿美元,但法案拒绝为特朗普政府在美墨边境筑墙提供经费。因而修建美墨边境墙因费用问题暂时搁浅。


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墨西哥一侧的墨西卡利市,当地居民正在排队进入美国。新华网发 辛北摄


有墙也恐成摆设

修建边境墙,特朗普并非第一人,墨美边境隔离墙已经存在了近百年。在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生效后和2001年“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的两个时期,边境墙的规模迅速扩张,基本已经覆盖了美墨边境的主要口岸城市。

边境墙西侧的起点位于太平洋沿岸城市蒂华纳海边沙滩,高达十余米的铁墙从这里向东延伸,不见尽头,就连海上也有一段防止偷渡的“水上隔离墙”。越过边境墙靠美国的一侧筑有一道简单的防护栅栏,一些美国警察警惕地沿着边境线来回巡逻。

一名生活在蒂华纳附近的小男孩告诉记者:“翻越边境墙一点都不困难。”话音刚落,他便爬上了墙,站在墙上朝记者挥了挥手,然后跳下去从墙下方的一个破洞里钻了回来,整个过程仅用了不到两分钟。

记者在美墨边境过境通道上随机采访了10名墨西哥人,有3人住在墨西哥却在美国工作。很多美国工厂会来墨西哥寻找廉价劳动力,他们支付给墨西哥人的薪水不足美国工人一半。“即使有墙,他们不还是来墨西哥招工吗?”蒂华纳红十字会负责人塞萨尔质疑.

在位于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美国一侧的卡莱克西科市区海关关口前,络绎不绝的墨西哥人在美国购物、工作、上学完通关返回墨西哥生活。新华网发 辛北摄

“在美国挣钱、在墨西哥消费,这个现象很普遍。特朗普可以修一堵墙,但美国公司还是会需要墨西哥人去工作,”一名正打算去美国工作的墨西哥妇女说道。

对于非法移民,几米高的墙并不能带来跨越的实质障碍。美国加州南部帝国郡边境城市卡莱克西科(Calexico)的意大利餐厅马里诺的领班里奥·波尔多已经60岁,他认为,对那些真正想要定居美国的非法移民来说,特朗普修多高的墙都没有用,“他们总会想办法过去的,从天上、从地下,他们总有办法”。 

这一点也为美国边防巡逻委员会副主席肖恩·莫兰所承认。莫兰2016年11月在接受一家电台采访时说,“如果你造一堵20英尺高的墙,他们一定会找到21英尺的梯子,然后翻进来”。 

据拉丁美洲货币研究中心的数据,墨西哥向美国的移民潮自2008年起就已经逐年递减。特朗普签署“修墙令”恰逢移民潮处于最低谷时期。有分析指出,在此趋势下,边境墙对控制移民流入的有效性值得商榷。


在位于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美国一侧的卡莱克西科市海关关口前的商业区,络绎不绝的墨西哥人通关到美国一侧购物。新华网发 辛北摄


发展贸易改善生活水平是解决之道

卡莱克西科市的一家三层酒店与墨西哥城市墨西卡利近在咫尺。十年前酒店刚奠基的时候,那儿的大多数居民相信这里只要汽车旅馆就够了,因为没人会来这儿做生意。但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浪潮,美墨边境贸易兴盛,如今,卡莱克西科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城市规模,连锁餐馆和大型超市随处可见。

中国轻工业品进入美国市场的平均关税约为2%,而进入墨西哥市场的关税高达35%——350%,巨大的价差使大量墨西哥人跨境到美国购买生活用品。墨西哥国内轻工业不发达,经济上对美国依赖性很大,大部分日常用品需要进口,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广受墨西哥人民热爱。

对于边境线上的墨西哥人来说,去美国打工挣钱,去边境贸易市场进点货做点小买卖,每天或每隔两三天回墨西哥,仍然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

墨西哥边境城市居民可以申请一种10年有效的特殊赴美签证,签证持有者可在3天内往返美国境内30英里的范围。墨西哥居民带回一皮卡的货物是免税的,这为边境零售和小批发贸易的繁荣提供了政策支持。美墨边境的美国零售业巨头如沃尔玛,Costco几乎成为全美门店的零售冠军。

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协警在边境口岸指挥汽车排队进出海关关口。新华网发 辛北摄

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移民局局长鲁道夫·菲格罗亚对记者说,解决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的核心在于建立一个有效机制提升两国发展水平和改善人民的生活质量,边境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特朗普的做法只会让事情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可以预见,一堵高墙难以抑制一直以来活跃兴旺的边境民间贸易。

加州帝国郡与墨西哥有较长的边境线,北近洛杉矶,南靠墨西哥,是民间边贸最活跃的地区。在建的占地约500亩的帝国国际边贸中心以中国商品批发贸易为主。该项目负责人罗俊男告诉记者,依托帝国郡的地缘和贸易优势条件,中国商品在边境广受墨西哥人欢迎,“每天从边境排队往返两国的墨西哥人络绎不绝,我们的不少客人开着皮卡跨境购买中国产的商品带回墨西哥”。

“从我们的经验看,边境贸易不仅带给美墨两国人实惠,还促进了中国商品走入中南美洲市场”,罗俊男说。

在当地民众看来:边境墙,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这里是美国通向墨西哥和中南美洲的一道大门,把大门堵住是一个愚蠢的做法。”餐厅领班波尔多说。